美國祭出“戈蘭高地牌”究竟用意何在?-瞭望智庫 北京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美國祭出“戈蘭高地牌”究竟用意何在?

楊言洪 | 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

發布日期:2019-04-02

戈蘭高地究竟是個什么地方?為什么它對以色列、對敘利亞都如此重要?美國為什么甘愿為以色列冒天下之大不韙?美國還要在中東下一盤什么樣的棋?

第30屆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首腦會議3月31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舉行。因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宣布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這一問題和巴勒斯坦問題成為本次峰會的焦點。

作為上屆阿盟峰會主席國的國家元首,沙特國王薩勒曼在峰會上第一個發言。他表示巴勒斯坦問題是阿拉伯事務的“中心問題”,強調沙特“斷然拒絕損害敘利亞利益的有關戈蘭高地舉措”。

突尼斯總統埃塞卜西也表示,戈蘭高地是被以色列占領的敘利亞和阿拉伯領土,突尼斯拒絕任何有關造成既成事實的做法。

阿盟秘書長阿布· 蓋特稱,美國承認以色列對格蘭高地擁有主權是非法的,違背了所有的國際法和國際慣例,是阿拉伯國家所不能接受的。阿盟完全支持敘利亞對自己被侵占領土的主權。

隨后,科威特、約旦、埃及、巴勒斯坦國等國首腦也在講話中不約而同地強調,戈蘭高地是被占領土,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的相關決議,其主權毫無疑問歸阿拉伯人所有,美國單方面試圖造成既成事實的做法不可接受。

戈蘭高地究竟是個什么地方?為什么它對以色列、對敘利亞都如此重要?美國為什么甘愿為以色列冒天下之大不韙?美國還要在中東下一盤什么樣的棋?

1、誰占據戈蘭高地,誰便擁有了威懾對方的強大底牌

戈蘭高地位于敘利亞西南部,是敘、以邊界處的一塊狹長山地,平均海拔約600米,比以色列平原高出300米。南北長71公里,中部最寬處約43公里,面積1800平方公里。目前,敘利亞實控600平方公里,占三分之一; 以色列實控1200平方公里,占三分之二。

戈蘭高地西與以色列接壤,是敘利亞西南邊陲的天然要塞,也是敘、以爭奪的戰略要地。從這里居高臨下,可以俯瞰以色列加利利谷地和距離只有60公里的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

此外,戈蘭高地還擁有豐富的水資源,其東、西、南三面瀕臨河流與湖泊,且域內雨水充沛,年降雨量約500—800毫米,水資源極為豐富,被稱為中東地區的“水塔”,以色列40%的水源來自這里。

在干旱缺水的中東地區,部落之間、國家之間為爭奪水資源而大動干戈的案例并不鮮見。想當年,巴勒斯坦游擊隊創立后的第一次軍事行動,便是摧毀了以色列修建的攔水大壩。

自古以來,戈蘭高地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歷史上,亞述人、巴比倫人、波斯人以及希臘人等先后占領與統治戈蘭高地。

第一次世界大戰后,戈蘭高地隸屬于法國委任統治地敘利亞。1941年,獨立后的敘利亞擁有戈蘭高地主權。

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期間,以色列侵占了戈蘭高地,致使大部分敘利亞居民紛紛逃離。

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爭期間,敘軍攻占戈蘭高地以軍的部分陣地,收復庫奈特拉城及周邊的一些村莊。

1974年5月敘以雙方達成協議,以軍撤離戈蘭高地東部的一狹長地帶,讓出庫奈特拉城。同時設立了1.2至3.6英里的緩沖地帶,由聯合國派維和部隊駐防。

在中東和平進程曙光初現的大背景下,1995年5月,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態度發生重大轉變,時任以色列總理拉賓聲明,以色列可能準備交出戈蘭高地,以換取中東和平。時任以色列外長佩雷斯對《新消息報》記者說,“戈蘭高地是敘利亞領土,我們是在敘利亞領土上定居的,我們不想繼續保持對敘利亞領土的控制。”

1999年1月26日以色列議會通過了關于以色列從戈蘭高地撤軍的“戈蘭高地議案”。

然而,隨著中東和平進程的擱淺,以色列強硬派政府上臺,阿以之間以及敘以之間的矛盾與沖突日趨激烈,以色列議會通過的上述議案最終未能實施,敘以雙方的立場也漸行漸遠。

2016年4月17日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特意選擇敘利亞獨立70周年這個日子,公開對世界宣稱:“戈蘭高地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戈蘭高地將永遠留在以色列手中。”

戈蘭高地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以色列占據戈蘭高地52年,修建了大量明堡暗道,耗資無數精心打造的防御體系可謂固若金湯。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又稱“齋月戰爭”)期間,敘軍集中了3個坦克師和3個步兵師共6萬人的部隊,在600門大炮和100架飛機長達55分鐘的火力覆蓋后,以800輛坦克為先導,對戈蘭高地發起了全線進攻。戰斗場面極為慘烈,敘軍在遭受重大傷亡、損失了數百輛坦克之后,最終仍然未能收復戈蘭高地。

戈蘭高地于以色列來說攸關生死,無論從關乎國家安全的軍事戰略價值來看,還是從關乎經濟與民生的水資源角度來看,讓以色列心甘情愿地撤出戈蘭高地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以色列可以撤出面積超過戈蘭高地30倍的埃及西奈半島(總面積約61000平方公里),卻不會撤出苦心經營半個多世紀的戈蘭高地。

對于缺乏戰略縱深、也幾乎沒有任何天然屏障的以色列來說,戈蘭高地的戰略價值極為重要。而對于敘利亞來說,失去戈蘭高地,則意味著首都門戶洞開,大馬士革以西再無險可守。所以敘以雙方誰占據戈蘭高地,誰便擁有了威懾對方的強大底牌,擁有了雙方交手的多成勝算。

雖然以色列通過戰爭非法占領了戈蘭高地,并拒絕將其歸還給敘利亞,但國際社會普遍共識是: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占領屬于非法,戈蘭高地的主權屬于敘利亞所有。1981年聯合國安理會第497號決議明確指出,以色列兼并戈蘭高地的行為是無效的,不具有國際法律效力。

2、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偏袒顛覆了美國數十年來的中東政策

美國歷屆政府偏袒以色列乃是不爭的事實。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國,十幾分鐘后,美國政府即發表聲明,率先宣布承認以色列。

在此后漫長的70多年間,阿以之間發生了4次大規模戰爭,美國政府一以貫之地站在以色列一邊。

雖然以往美國歷屆政府在面對涉及以色列重大利益的問題上,無一例外地會將以色列的利益作為首要選項,堅定不移地支持以色列,維護以色列的利益與訴求,但至少明面上會顧及國際輿論、阿拉伯世界乃至伊斯蘭世界各國政府與民眾的感受與反應,以保持美國在國際輿論面前所謂“公正”的虛偽形象。

但奉行實用主義的特朗普上臺之后,他推崇“美國至上”,凡事只要不符合美國利益,便會動輒宣布“退群”或威脅“退群”。其“顛覆性”的外交套路以及近乎“逆天”式的行事風格,往往令世界瞠目結舌。

以色列是美國中東戰略的基石,保護以色列的安全、維護以色列的利益乃是美國中東戰略的核心與首要選項。為維護以色列直接或間接的利益,美國不惜以“退群”挑戰國際社會。據記載,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政府先后退出7個國際組織或國際公約,其中4個與以色列直接或間接相關:

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針對以色列的持續偏見”為由,宣布退出該組織;

以對以色列“存在偏見”,“無法有效保護人權”為由,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因美國決定將其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遷到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將美國告上國際法院,特朗普政府遂宣布退出維也納外交關系公約;

以伊朗核協議“無法阻止伊朗繼續發展彈道導彈項目,支持恐怖主義”為由,宣布退出該協議。

由此可見,只要以色列這個“小弟”有難,美國“老大哥”便會毫不猶豫地為其“站隊”。

目前居住在以色列本土的猶太人大約600多萬,而居住在美國的猶太人則有500多萬。美籍猶太人不僅在美國經濟和金融領域擁有強大的話語權,在美國政治生活中也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在美國歷屆選舉中,猶太人的選票都不容小覷。他們擁有雄厚的財力,歷來是各黨派竭力拉攏的對象。而憑借選票與捐款,猶太人可以在相當程度上影響美國政府的決策。此外,歷屆美國政府都有來自猶太族群的人擔任要職。

特朗普的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就是正統的猶太教徒,在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決策中擁有重要的話語權,而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也因為婚姻的原因皈依了猶太教。據悉,庫什納家族與猶太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其本人與以色列國內政商界關系密切。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在總統大選中,獲得了大約70%的猶太人選票。所以難怪特朗普作為第一位在任美國總統,訪問了位于耶路撒冷的“哭墻”。

而特朗普上臺后,也一直致力于提升同以色列的關系,并為此采取了一系列親以色列的政策。最新的舉動就是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

但此舉無異于完全顛覆了美國數十年來的中東政策——

以色列1967年通過戰爭占領戈蘭高地,根據聯合國安理會1981年的決議,當時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拒絕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

3、拋出“戈蘭高地牌”背后是美國的不甘心

從過去幾十年美國在中東的戰略目標與戰略利益分析,不難看出美國歷屆政府對中東地區的戰略集中體現在下述幾個方面:

其一,確保以色列的生存安全。

無論從意識形態還是從社會制度與價值觀方面考量,美國一直將以色列視為其在中東的“永不沉沒的航母”和最重要的戰略伙伴,所以會竭盡所能,最大程度地滿足以色列所有重大利益訴求,確保以色列的生存安全。

其二,控制國際市場石油價格,保持石油美元的霸權地位。

通過干預中東產油國的石油生產與出口流向,進而間接控制包括其盟友歐盟諸國、日、韓以及中、印等國的經濟發展。

其三,確保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大國博弈中處于優勢地位。

特朗普上臺以后,逐漸將美國與以色列的關系捆綁得更加緊密,從悍然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并將其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到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這兩步險棋可謂步步令人驚心。特朗普不僅完全顛覆了美國歷屆政府對阿以爭端的政策,甚至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明目張膽地挑戰國際法與國際準則,全然無視國際輿論的強烈反對,罔顧阿拉伯世界與伊斯蘭世界廣大民眾的感情。

這種近乎“逆天”的作為當然有特朗普性格因素,但同時也表明,美國政府在面對中東的任何重大問題時,都是惟以色列的國家利益為最優先考量。與美國歷屆總統相比,特朗普只不過更加明目張膽,不帶絲毫掩飾罷了。

2003年,伊拉克戰爭結束之后,中東地區的政治地緣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美國摧毀了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卻沒有給伊拉克帶來長期的穩定與安全,并在2011年年底倉促宣布從伊拉克撤軍。

隨著中東地區許多國家陷入動蕩之中,一個自稱“伊斯蘭國”的恐怖主義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強勢崛起,并迅速發展。與此同時,美國以打擊恐怖主義組織“伊斯蘭國”為名,再次增兵伊拉克,并在長期猶豫之后,最終以“反恐”為名,向敘利亞派出了部隊。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美國出兵敘利亞,名義上是為了“反恐”,實際上則是企圖借機扶持敘利亞反政府勢力,以便最終取代巴沙爾政權,掌控敘利亞未來政治走向。為此,美國一方面大力扶持反政府武裝,向其提供先進的武器彈藥和通訊設備;另一方面全力支持庫爾德武裝做大做強,甚至暗中支持庫爾德人實現獨立建國的夢想。同時,美國以敘政府軍非法使用“化武”為借口,率英法戰機對政府軍目標狂轟濫炸,強力打擊由敘利亞政府軍、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武裝組成的什葉派陣線。

不過,敘利亞戰場的博弈牽涉多方,由于俄羅斯和伊朗的強力支撐,以及土耳其的介入,敘利亞局勢逐漸趨于平靜,目前戰事接近尾聲,勝利的天平越來越朝著巴沙爾政府傾斜。無疑,美國及其盟友在這場激烈博弈中屬于失敗的一方。如果不出意外,將會成為敘利亞未來政治格局安排和政治走向的看客和局外之人。

此時的敘利亞對美國來說已變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繼續賴在敘利亞已經失去意義,從敘利亞灰溜溜地敗退又感覺面子難堪。于是,特朗普便突然宣布在敘反恐已取得勝利,IS已經被消滅,美軍將從敘利亞撤出。

但是,美國會甘心地從敘利亞撤出嗎?甚至,美國會甘心退出中東博弈場,將這塊肥肉拱手交與他人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特朗普既不甘心美國在敘利亞的失敗,又無力改變敘利亞的局勢發展和未來政治走向,所以急不可耐地突然拋出“戈蘭高地牌”,可謂“一箭三雕”:

一來在敘利亞戰場博弈中先失一局的情況下,通過拋出新的議題,彰顯美國并非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局外者,重奪中東問題的話語權;

二來解除敘利亞和伊朗從戈蘭高地方向對以色列安全的威脅;

三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無非是為了“投石問路”,試探各方態度,并借此機會開啟美國新的中東戰略。

4、與其親自上場“肉搏”,不如扮演指揮與推手的角色

從特朗普上臺以來在中東問題上的所作所為,我們可以窺見美國政府的中東戰略和策略業已發生大幅度調整。

坊間傳聞,特朗普的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運用自己的影響力,暗中運作,設計了一套較為完整的方案,為未來的美國中東戰略悄悄布局。若傳聞屬實,特朗普此時突然拋出的“戈蘭高地牌”當屬庫什納方案的內容之一。

面對中東地區地緣政治格局的變化,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戰略與策略也出現了重大調整。最為明顯的是,鑒于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的前車之鑒,特朗普政府不再帶頭沖鋒陷陣,而是改由其北約盟友和地區盟友出錢出兵出力,充當一線的“打手”。為此,特朗普做出了兩個大動作:

其一是倡導建立由海合會6國與埃及和約旦組成“阿拉伯版小北約”;

其二是2017年5月,特朗普出訪沙特期間,面對50余位伊斯蘭國家的領袖發表演講,號召伊斯蘭國家誠實面對“伊斯蘭極端主義危機”,并宣布與海合會成立反恐怖主義洗錢中心,由美國和沙特擔任共同主席。

由此可見,美國的戰略乃是繼續掌控中東,但只是扮演指揮與推手的角色,而不再親自上場“肉搏”。

此外,美國利用中東地區國家之間、教派之間和族群之間的矛盾,加劇混亂與對立,以便從中獲利,以達到長期掌控中東地區的目的。聯手中東地區的遜尼派勢力,打壓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勢力乃是美國當前中東戰略的一個明顯特征。

特朗普行事一貫遵循“利益至上”的商人風格,在世界各地從不做蝕本的買賣。中東地區沖突越激烈,美國的高科技武器便會越暢銷。反正美國只管幕后“操盤”,不管“買單”,最終“買單”自然會落到沖突的相關當事方。

且看2018年12月,特朗普突然宣布美國即將從敘利亞撤軍,使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各方大感詫異,甚至美國政府的諸多高官幕僚亦大惑不解。后有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宣布從敘利亞撤軍也算是一種 “障眼法”,目的之一就是要挾其西方盟友與中東地區盟友出錢出力出人。

由于歷史與現實因素,中東地區注定會成為世界持續熱點,美國也絕不會甘心退出該地區的博弈。

雖然目前敘利亞戰事趨緩,和平曙光初現。但在敘利亞上一輪博弈中失利的美國不會乖乖就范,祭出“戈蘭高地牌”實屬無奈,我們只能從中看出美國中東戰略變化的一絲端倪。

未來美國在敘利亞政治重組過程中,在中東這個大博弈場上還會打出什么離奇古怪的牌,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馬巖 [email protected] 周邦民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北京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平台 万汇娱乐官网 足球单场结果 MG线上娱乐app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 微信红包尾数玩法介绍 北京pk10走势规律教程 每天兼职赚300的方法 网上抢庄牌九是假的吗